400-8014-120
400-8014-120
0731-22330066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医者家园

等待下一季春暖花开(二)

时间:2013-06-18 22:04:53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   天气说变就变了。金箔一样稀薄的阳光一转眼就被呼呼地北风吹散了。风,从微启的门缝里窜进来,直往脖子里钻。杨冶推门的手瑟缩了一下,竖起衣领,一头钻进了寒凉里。

    下了中班,不过才下午两点多钟,天却昏暗的像老太太浑浊的眼。杨冶在这刚刚开始冷却下来的初冬怀念起炎炎夏日。从来没有哪一个冬天给过她这样的记忆,阴霾,晦暗,压抑,一如她的内心。

    总有些东西是意想不到的,在每个人的生活里。而短短的一个月,几十天的时光,就像一条分岭线,将她的生活分割成截然不同的两段。她是一个没有准备的孩子,命运不期然从暗处横空而出,阻住了通往幸福的路。

    这是怎样一段日子啊,说起来不过是失了一场恋爱,可是,那是她全心的付出,和对一切美好的认可。日子在她眼里,是轻柔,明媚,带着一丝芬芳的幻影,破碎了,有什么东西在内心里坍塌了,破碎了……,她在一天天的悲苦里,惊觉内心的荒芜,空落落的一片,像沼泽,像荒野,而她像一头困兽,在半夜,在凌晨,醒来,感受万籁俱寂,却再也难以成眠,胸口鼓椎一样砰砰直跳。

    这样的日子她不知道会维持多久,没有理想和信念,她不知道活着的意义是什么,带走了,他带走了她的一切关于美好的想念。

    直到一个更大的悲剧发生。

    母亲心脏病突发猝然去世!甚至,母亲在病逝的前一天,还打来电话,在电话里心满意足的说:“小冶,程湛那孩子不错,妈妈很高兴,哪天你们俩一起回来,咱们一起包饺子吃……”

    杨冶的泪水无声无息地流淌,这种时候,杨冶宁愿将自己的悲伤隐藏起来,她不要母亲陪着一起难过。只是,谁也无法预见,这竟是与母亲最后一次通话。

    人,也许就是这样吧,一个悲剧在另一个更大的悲剧面前就会自动隐退。

    妈妈的葬礼在王姨一家的操持下结束了。

    杨冶的沉痛和悲哀却绵绵无期的延续下来。她深切地痛恨自己,如果不是一味地舔自己的伤口,多陪陪妈妈,督促妈妈吃药,也许,悲剧不会发生。

    她的内心被颠覆得疮痍满目。

    她懂得了什么叫沧海桑田。

    刘宇佳到小城的时候,正赶上吃午饭的光景。

    拐过一个大垃圾堆,进入一个小巷子,有大杨树的那家便是了。

    这一个院子住了五、六户人家,挨着数过来第三道门便是杨冶家,门上挂了一把大铜锁。刘宇佳还是忍不住喊了一嗓子:“杨冶!”

    旁边的门“咿呀!”一声拉开了,先是冬冬调皮的探出脑袋,接着王姨也相跟着出来。“刘刘姐!刘刘姐!”冬冬连蹦带跳的奔到刘宇佳身边,快嘴快舌道,“小冶姐姐今天上中班,中午不会回来了,先到我们家吃饭吧!”

    两个礼拜没见,王姨显得有些憔悴,她笑了笑招呼杨冶进屋。

    吃了饭,王姨开了杨冶家的门。厨房里煤炉上水烧开了,王姨上了水,又换了一块煤球。

    “好好劝劝小冶吧,这孩子全变了一个人似的。”王姨深深地叹了口气,“办丧事的那几天她只一个劲地哭,这些天她倒不哭了,却木木呆呆的,让人看了心里着慌……”

    刘宇佳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 当她一个人呆在这间熟悉的不足四十平米的小房子里时,有一种强烈的灰仆仆的感觉包操而来。她走到这间房里唯一值钱的家什面前,那是一架“珠江”牌老式钢琴,琴盖上落了灰尘,隐去了原本的光亮和色泽。刘宇佳扬起手拂去灰尘,琴身一忽儿便亮起来,泛着淡淡的柔和的光泽,琴的右上方,端挂着一对中年夫妇的遗像,那是杨冶因工去世的父亲和刚离人世不久的母亲。

    刘宇佳点燃了一柱香,恭恭敬敬的磕着头。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

0731-22330066

400-8014-120